103.可怜天下父母心

  第103节  可怜天下父母心
  这个事情处理的很圆满。
  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不管是政府,还是二狗,还是黑道,都很满意这个结果。
  机场,王九州看着二狗怀里抱着的孩子,不由一愣。
  “这个孩子和你好像啊。”他说道。
  二狗一愣,顿时就笑了,问道:“哪里和我像啊。”
  “鼻子,嘴巴,还有,眼神,对,这眼神简直就是你的翻版。”王九州说道。
  二狗一愣,然后哈哈笑道:“三狗,叫王叔叔。”
  “王叔叔好,我是王三狗。”三狗立马乖巧的看着王九州说道。
  听到这名字,王九州顿时就愣住了。
  “这,这是你儿子?”他张大嘴巴惊讶的说道。
  “是啊。”二狗有些得意的说道。
  “不可思议啊,你怎么都有孩子了啊,你才多大啊,这家伙,有四岁了吧,你走的那年就有他了。”他看着三狗瞪着眼睛说道。
  二狗嘿嘿一笑,说道:“怎么,不行啊,怎么样,我儿子可爱吧。”
  “嗯,这小家伙是挺可爱的,只是,太胖了。”王九州笑着说道。
  “二狗,你为什么不把我妈咪带上啊。”三狗忽然想起这个事情,问道。
  二狗无言,他总不能告诉他时候,他妈咪因为担心给他爹丢脸所以不想出来吧。
  “你妈咪有事,小姨抱你好不好啊。”小木在一旁笑着说道。
  “好。”三狗说着就伸出两只手要让小木抱。
  二狗犹豫了,因为他发现这小家伙一提起让小木抱两只眼睛就亮晶晶的,完全一个小色狼的样子。
  从广市到平原市,飞机直飞的话几个小时就到了。
  到平原市的时候,已经下午两点多了。
  刚下了飞机,机场的跑道旁已经停了两辆奔驰轿车,还有一辆越野车,挂着太省省委的车牌。
  “哎呀,我还是第一次坐这么舒服的飞机啊,过几天我们再见面吧。”王九州笑着说道,然后冲着来接自己的人打了个招呼。
  “好,过几天你来看我吧。”二狗笑着说道。
  王九州笑着说道:“你呀,面子真大,比省长的面子都大。”
  说完,他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,说道:“你真的决定要继续当镇长吗?”
  “有什么问题吗,你不是已经给我平反了吗?”二狗笑道。
  王九州说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感觉你干镇长有些屈才了。”
  “有啥屈才的,我都走了几年了,从基层干起嘛。”二狗笑着说道:“再说了,我在美国的另一个身份也是个问题,如果我往上爬的话,终有一天也会有人查到我头上的,如果我一直干小镇长的话,肯定没人查我,省事。”
  “说实话,我很不喜欢政治,我做这个镇长,只是因为,我累了,在国外飘了几年,我想回家了。”
  王九州点点头,没说什么,打开吉普车的车门坐上车扬长而去。
  “二狗,我们去哪里啊。”三狗窝在小木的怀里抱着她的脖子看着二狗说道。
  “没大没小的,要叫我爹才行。”二狗笑着说道,看着自己儿子,他怎么都生气不起来。
  “好吧,爹,我们现在去哪里啊。”三狗有些不情愿的看着二狗问道。
  二狗却不在意他委屈的样子,笑着说道:“回家了,肯定是要去见你爷爷了,我现在都能想到,你爷爷见了你肯定会开心的笑死的。”
  他想着陈耕看到三狗时候的样子,顿时自己先笑了起来。
  两辆奔驰车是来接他们的,或者应该说,两辆奔驰车是来接二狗的保镖们的,因为二狗有自己的座驾,一辆定做的加长版凯迪拉克,就在波音737的货仓里放着。
  从洛杉矶起飞到现在,这辆车是第一次接触地面。
  “真帅气的,这辆车,我怎么看都看不腻。”二狗看着眼前这辆霸气十足的车子笑着说道。
  凯迪拉克后面还跟了一辆军用版的悍马,这两辆车都是跟着飞机一起走的。
  从平原市开车到九曲县要五个多小时的时间,二狗正好眯了一下眼睛,又小睡了一会。
  好在三狗这会也玩累了,没吵他。
  车子进入大黄村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,天已经黑透了。
  阳历一月的天,贼冷贼冷的,特别是村里,更加冷。
  下了车,二狗倒是不感觉怎么冷,倒是三狗冷的打了个哆嗦,二狗急忙就要把自己身上的皮衣脱下来给他,只是他还没动,小木就拿了一个毯子过来了,披在他身上。
  “谢谢小姨。”三狗甜甜的说道。
  二狗白了他一眼说道:“你怎么不谢谢你爹啊。”
  “你对我好是应该的。”三狗不领情的说道。
  “你···”二狗瞪着他,却笑了,和三狗,他还真的生气不起来。
  陈耕显然还没睡觉,二狗轻轻敲了下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声音。
  “谁啊,大晚上敲人的门。”
  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,二狗顿时感觉喉咙上被什么堵上了,声音沙哑的喊道:“爹,是我,二狗。”
  门里的声音顿时安静了,良久,才响起了一阵小跑的声音。
  咣当,门开了,在车灯下看着眼前憔悴了很多,鬓角已经生出了白发的陈耕,二狗把三狗往地上一放,顿时就噗通的一下跪下了。
  “爹,不孝儿二狗回来了。”他红着眼睛看着陈耕说道。
  陈耕的脸部在颤抖,显然是激动的,看到他跪下,急忙就要低下头扶他,但是腿没有站稳,差点栽倒,二狗急忙把他给扶住。
  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,这些年,你受委屈了。”陈耕老眼通红的说道。
  二狗急忙站起来,擦了下眼角的泪水笑着说道:“爹,我这几年在外面过的可好到了,一点委屈都没有受,真的,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  “嗯,没受屈就好,呀,这个小家伙是谁,胖嘟嘟的,真可爱。”陈耕看到了三狗,有些惊讶的问道。
  “爷爷好,我叫王三狗,是王二狗的儿子。”三狗乖巧的看着陈耕说道。
  陈耕顿时就愣住了,脸上的表情变得木然了,眼睛瞪得老大,完全惊诧了。
  “你说你叫什么,你爹是谁?”他沙哑着声音低着头看着三狗问道。
  精神比刚刚好了不止十倍,好像是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,好像是变身了以后的奥特曼。
  “爷爷好,我叫王三狗,我爹是王二狗,是不是我的名字太难听了啊。”小家伙难得害羞了一下。
  “哈哈哈···”陈耕忽然大笑了起来,然后一把把三狗给抱了起来。
  “好孙子,你的名字很好听,很好听,赶紧进屋,外面冷。”他说着,就抱着三狗颤巍着身子往房子里走去,看着他摇晃的身影,小木顿时就想上去把三狗接过来,却被二狗阻止了。
  “让老爷子高兴一下吧,对村里人来说,孩子就是下半生的盼头。”他叹了口气说道。
  忽然有些感觉自己带三狗回来是个不好的决定,因为,他不能让三狗长时间呆在从哪里。
  最关键的是,他以为陈耕还是五年前的样子,他只知道陈耕今年六十六岁了,但是却忘了六十六岁的村里人应该已经老成了什么样子。
  进了房间,三狗就一直在左顾右盼。
  “爷爷,你的房子好老啊,三狗长大了要挣好多好多的钱给爷爷盖新房子。”三狗乖巧的看着陈耕说道。
  陈耕都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了,摸着三狗的头说道:“哎呀,三狗真乖,真乖。”
  “谢谢爷爷。”三狗甜甜的笑道。
  “哎呀,二狗,这么多朋友都回来了,咱们家住不下这么多人啊,要不,分几个人到村委会去住吧。”陈耕看着二狗背后的一群人一拍脑袋着急的说道。
  “实在不好意思啊,家里啥都没有,你们吃苹果吗,二狗,到那边房里拿苹果给你朋友吃,咱村里果园的果子。”
  二狗急忙说道:“好,我立马去。”
  “还是我去吧,你告诉我在哪里。”小木看着陈耕说道。
  只是却看到陈耕的眼神不动了,她奇怪的看着二狗,发现二狗的眼神也不动了,愣愣的盯着墙上的一张黑白照片。
  “我娘,她啥时候走的。”二狗说着,已经对着照片跪下了。
  “两年了。”陈耕眼睛红红的说道。
  三狗立马也从床上滑了下来,跟着二狗跪了下来。
  “奶奶,三狗给你跪下了。”他乖巧的说道。
  “好孩子,都是好孩子,都起来吧,都起来吧。”陈耕颤巍着声音说道。
  二狗磕了一个头,三狗也跟着磕了一个头。
  “他还是没回来吗?”他看着陈耕问道。
  “我就当他已经死了。”陈耕说道,眼睛却在看着三狗,二狗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希望。
  二狗站了起来,犹豫了一下,张了张嘴想说三狗不能在村里待,但是却怎么也说不出来,只是他没说出来,陈耕却说出来了。
  “把三狗在家里留两天,然后就带走吧,这么灵性的娃,留在村里都糟蹋了。”他说道。
  二狗喉咙哽咽,想要拒绝,但是怎么也开不了口。
  良久,他说道:“我把他找回来吧,我知道他在哪里。”
  听到这句话,陈耕浑身一颤,然后点了点头,啥话都没说,只是默默的打开电视机然后抱着三狗笑着看电视了。
  可怜天下父母心,他,终究还是放不下自己那个已经离家十几年的孩子。
  二狗看的出来,他虽然看着三狗的眼神全是欣喜,但是,眼角的深处,却带着隐藏不住的阵阵的失落——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jiqing38@protonmail.com 网站地图